产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危机笼罩俄罗斯石油行业前景不利

来源:http://www.zhyxz.com 责任编辑:ag88环亚 2018-10-04 19:19

  据《华尔街见闻》报道,由于油价暴跌和西方制裁影响,俄罗斯消费者需求和资本投入双双下滑,经济水平出现自2009年以来最严重的萎缩,石油产业亦面临巨大威胁。

  1月22日,卢布兑美元跌破85关口,刷新历史最低纪录。过去三个月里,卢布已经贬值逾20%,成为24种新兴市场货币中表现第二糟的,垫底的是阿根廷比索。

  俄罗斯联邦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俄罗斯GDP下降3.7%。而据IMF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高度依赖原油的俄罗斯经济2016年将萎缩1%。

  彭博社援引丹斯克银行策略师VladimirMiklashevsky的意见表示,俄罗斯经济正处在较大的调整期,经济恢复耗时长且伴随阵痛。然而,俄罗斯经济对石油的依赖度依然很高,卢布的贬值和进口替代尚可继续支撑国内的生产。

  《金融时报》此前报道称,俄罗斯已经决定将2016年的财政预算削减10%。去年10月,俄罗斯政府提出的2016年预算案是以原油交易价格在50美元/桶来计算的,预计2016年将开支15.8万亿卢布,且预期将出现3%的财政赤字。但现在油价一路暴跌,俄罗斯不得不重拟开支预算。

  日前,俄罗斯副财长奥热斯基表示,俄罗斯必须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国家石油收入。奥热斯基还称,俄罗斯计划在2016年对油价进行对冲。

  《华尔街见闻》报道称,俄政府对资金的迫切需求可能会导致最终削减石油产量。

  据报道,普京政府决定推迟减少原油出口关税的计划。而一些俄罗斯油企高管们担忧,此举将令原本可以用来投资新的钻探和勘探补充老化油田的资金流向莫斯科。

  俄罗斯官员坦承,高于预期的税收将导致原油投资和产量减少,但他们现在急需资金。俄罗斯政府正在考虑改革石油行业税收政策。俄财政部门表示,暂时搁置减少关税的计划会带来2000亿卢布的收入,约合36亿美元。

  俄罗斯能源部和油企高管警告称,目前油价未及复苏的情形下,这项政令将导致投资减少,原油产量降低。卢克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VagitAlekperov称:“我们不得不削减支出,而这将导致产量下滑。”

  《华尔街见闻》指出,油气收入占俄罗斯政府收入的一半,而出口占了GDP的1/3份额。能源收入是普京政权的核心。如果石油收入不足,俄罗斯政府将发行廉价债券以支付海外军事活动。

  过去18个月来,欧美制裁遏制了西方资本对探索北冰洋和开发西伯利亚页岩地层的投资。尽管俄罗斯油企此前已与一些西方公司签署了购买专业技术的协议,以期通过发展页岩油资源和北极油气资源带动未来5至10年的原油产量,但这些购买计划因制裁而遭到搁置。

  IHS公布的数据显示,西方制裁或将导致俄罗斯到2035年北极石油和页岩油产量下降100万桶/日。

  《华尔街见闻》指出,如果没有新的投资,俄罗斯石油产业的前景将会很黯淡。俄罗斯2/3的原油产量都来自西伯利亚西部。但经历了几十年的开采,一些油企已很难维持日益下降的生产率。卢克石油公司副总裁Alekperov也表示:“维持西伯利亚西部地区的石油产出不太可能,我们能做的就是减缓下跌的速度。”

  俄罗斯能源部长预计,俄罗斯将维持当前产量直到2035年。国际能源署(IEA)表示,俄罗斯原油今年不会再增产。到2020年,俄罗斯日均产油量将减少至1050万桶,到2040年还将减少至900万桶。

  不过,欧美制裁虽成功地拖累了俄罗斯北极开发,但对短期产出并未造成明显影响。

  在目前油价崩溃、油市不利的情形下,相较欧美竞争对手很难支付开支和分红,俄罗斯最大国有石油公司俄油和卢克公司仍然现金充裕,且收益良好。尽管一些俄罗斯油企利润下降,但是股价却有所上涨,而西方很多能源公司的股价都普遍下跌。

  此外,俄罗斯原油在亚洲市场展现出了强劲的吸引力。2015年,俄罗斯向亚洲地区增加了近1/4的原油供应。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12月份,俄罗斯继5、9、11月后年内第四次超过沙特成为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中国12月份从俄罗斯进口原油同比增长29%至481万吨,从沙特进口原油同比下降1.2%至447万吨,从伊朗进口原油同比下降12%至225万吨。中国还向俄罗斯出售物资和设备,帮助俄罗斯增产原油。

  路透社1月25日报道称,OPEC和俄罗斯石油行业高管会面,“含糊”谈论可能联合行动,以解决数十年来最严重的供给过剩情况,而沙特方面暗示将“让市场自己恢复平衡”。

  俄罗斯能源部称,俄罗斯众多石油公司1月27日就油价形势召开会议,讨论了与OPEC协同行动的可能性。卢克公司的副总裁列昂尼德·费顿此前曾表示,如果得到俄政府的支持,他不反对与OPEC一道减产。

  路透社指出,俄罗斯石油业高管最近的一系列言论已凸显出现阶段的油价给该国带来的压力与日俱增。若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在未来几年终将下降,那么与OPEC协同行动,似乎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俄罗斯政府被视为达成产出协议的关键,但目前为止,俄政府仍拒绝合作。但近期卢布贬值至历史最低点,而在未来两年内该国即将举行议会和总统选举,俄政府面临护保护国家收入和避免大规模公众情绪不满的压力。

  随着油价持续暴跌,对于产油国协调减产的呼声与日俱增。OPEC秘书长阿卜杜拉·巴德里近日公开呼吁全球大型产油国帮助遏制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油价下跌。他表示,除非OPEC内外的各个国家携手化解供应过剩,否则未来的石油生产将陷入动荡。

  到目前为止,非OPEC产油国中只有阿曼和阿塞拜疆表示愿意与OPEC一道减产。一些国家反而增产。伊朗在国际制裁解除后,正努力提高石油出口。伊拉克也可能进一步提高2016年的原油产量。

  沙特阿美董事长法利赫表示,虽然石油行业大都在大幅削减支出,但沙特阿美将继续投资生产,市场可能很快会在“较温和”的油价水平达到平衡。沙特虽并未显示出改变立场的迹象,但态度已经软化。法利赫此前表态称,沙特不会减产,除非“非OPEC国家”一起加入减产行动。他强调,如果其他产油国愿意合作,沙特也愿意合作,但沙特不会独自承担平衡目前结构性失衡的角色。

  俄罗斯观察人士表示,能否达成协议可能取决于俄罗斯总统普京。普京仅仅将石油行业危机视为俄罗斯困局的一小部分,其关注点还包括与西方和沙特就叙利亚问题展开对话,以及西方因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中的行动而对其实施的制裁。

  《金融时报》报道称,协同减产面临很多障碍。在与核计划相关的制裁解除后,伊朗正准备扩大出口。近期,伊朗与沙特的关系出现恶化,双方都参与了在也门和叙利亚的代理人战争。而在叙利亚,俄罗斯与伊朗一道支持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

  据《华尔街见闻》报道,由于油价暴跌和西方制裁影响,俄罗斯消费者需求和资本投入双双下滑,经济水平出现自2009年以来最严重的萎缩,石油产业亦面临巨大威胁。

  1月22日,卢布兑美元跌破85关口,刷新历史最低纪录。过去三个月里,卢布已经贬值逾20%,成为24种新兴市场货币中表现第二糟的,垫底的是阿根廷比索。

  俄罗斯联邦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俄罗斯GDP下降3.7%。而据IMF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高度依赖原油的俄罗斯经济2016年将萎缩1%。

  彭博社援引丹斯克银行策略师VladimirMiklashevsky的意见表示,俄罗斯经济正处在较大的调整期,经济恢复耗时长且伴随阵痛。然而,俄罗斯经济对石油的依赖度依然很高,卢布的贬值和进口替代尚可继续支撑国内的生产。

  《金融时报》此前报道称,俄罗斯已经决定将2016年的财政预算削减10%。去年10月,俄罗斯政府提出的2016年预算案是以原油交易价格在50美元/桶来计算的,预计2016年将开支15.8万亿卢布,且预期将出现3%的财政赤字。但现在油价一路暴跌,俄罗斯不得不重拟开支预算。

  日前,俄罗斯副财长奥热斯基表示,俄罗斯必须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国家石油收入。奥热斯基还称,俄罗斯计划在2016年对油价进行对冲。

  《华尔街见闻》报道称,俄政府对资金的迫切需求可能会导致最终削减石油产量。

  据报道,普京政府决定推迟减少原油出口关税的计划。而一些俄罗斯油企高管们担忧,此举将令原本可以用来投资新的钻探和勘探补充老化油田的资金流向莫斯科。

  俄罗斯官员坦承,高于预期的税收将导致原油投资和产量减少,但他们现在急需资金。俄罗斯政府正在考虑改革石油行业税收政策。俄财政部门表示,暂时搁置减少关税的计划会带来2000亿卢布的收入,约合36亿美元。

  俄罗斯能源部和油企高管警告称,目前油价未及复苏的情形下,这项政令将导致投资减少,原油产量降低。卢克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VagitAlekperov称:“我们不得不削减支出,而这将导致产量下滑。”

  《华尔街见闻》指出,油气收入占俄罗斯政府收入的一半,而出口占了GDP的1/3份额。能源收入是普京政权的核心。如果石油收入不足,俄罗斯政府将发行廉价债券以支付海外军事活动。

  过去18个月来,欧美制裁遏制了西方资本对探索北冰洋和开发西伯利亚页岩地层的投资。尽管俄罗斯油企此前已与一些西方公司签署了购买专业技术的协议,以期通过发展页岩油资源和北极油气资源带动未来5至10年的原油产量,但这些购买计划因制裁而遭到搁置。

  IHS公布的数据显示,西方制裁或将导致俄罗斯到2035年北极石油和页岩油产量下降100万桶/日。

  《华尔街见闻》指出,如果没有新的投资,俄罗斯石油产业的前景将会很黯淡。俄罗斯2/3的原油产量都来自西伯利亚西部。但经历了几十年的开采,一些油企已很难维持日益下降的生产率。卢克石油公司副总裁Alekperov也表示:“维持西伯利亚西部地区的石油产出不太可能,我们能做的就是减缓下跌的速度。”

  俄罗斯能源部长预计,俄罗斯将维持当前产量直到2035年。国际能源署(IEA)表示,俄罗斯原油今年不会再增产。到2020年,俄罗斯日均产油量将减少至1050万桶,到2040年还将减少至900万桶。

  不过,欧美制裁虽成功地拖累了俄罗斯北极开发,但对短期产出并未造成明显影响。

  在目前油价崩溃、油市不利的情形下,相较欧美竞争对手很难支付开支和分红,俄罗斯最大国有石油公司俄油和卢克公司仍然现金充裕,且收益良好。尽管一些俄罗斯油企利润下降,但是股价却有所上涨,而西方很多能源公司的股价都普遍下跌。

  此外,俄罗斯原油在亚洲市场展现出了强劲的吸引力。2015年,俄罗斯向亚洲地区增加了近1/4的原油供应。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12月份,俄罗斯继5、9、11月后年内第四次超过沙特成为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中国12月份从俄罗斯进口原油同比增长29%至481万吨,从沙特进口原油同比下降1.2%至447万吨,从伊朗进口原油同比下降12%至225万吨。中国还向俄罗斯出售物资和设备,帮助俄罗斯增产原油。

  路透社1月25日报道称,OPEC和俄罗斯石油行业高管会面,“含糊”谈论可能联合行动,以解决数十年来最严重的供给过剩情况,而沙特方面暗示将“让市场自己恢复平衡”。

  俄罗斯能源部称,俄罗斯众多石油公司1月27日就油价形势召开会议,讨论了与OPEC协同行动的可能性。卢克公司的副总裁列昂尼德·费顿此前曾表示,如果得到俄政府的支持,他不反对与OPEC一道减产。

  路透社指出,俄罗斯石油业高管最近的一系列言论已凸显出现阶段的油价给该国带来的压力与日俱增。若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在未来几年终将下降,那么与OPEC协同行动,似乎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俄罗斯政府被视为达成产出协议的关键,但目前为止,俄政府仍拒绝合作。但近期卢布贬值至历史最低点,而在未来两年内该国即将举行议会和总统选举,俄政府面临护保护国家收入和避免大规模公众情绪不满的压力。

  随着油价持续暴跌,对于产油国协调减产的呼声与日俱增。OPEC秘书长阿卜杜拉·巴德里近日公开呼吁全球大型产油国帮助遏制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油价下跌。他表示,除非OPEC内外的各个国家携手化解供应过剩,否则未来的石油生产将陷入动荡。

  到目前为止,非OPEC产油国中只有阿曼和阿塞拜疆表示愿意与OPEC一道减产。一些国家反而增产。伊朗在国际制裁解除后,正努力提高石油出口。伊拉克也可能进一步提高2016年的原油产量。

  沙特阿美董事长法利赫表示,虽然石油行业大都在大幅削减支出,但沙特阿美将继续投资生产,市场可能很快会在“较温和”的油价水平达到平衡。沙特虽并未显示出改变立场的迹象,但态度已经软化。法利赫此前表态称,沙特不会减产,除非“非OPEC国家”一起加入减产行动。他强调,如果其他产油国愿意合作,沙特也愿意合作,但沙特不会独自承担平衡目前结构性失衡的角色。

  俄罗斯观察人士表示,能否达成协议可能取决于俄罗斯总统普京。普京仅仅将石油行业危机视为俄罗斯困局的一小部分,其关注点还包括与西方和沙特就叙利亚问题展开对话,以及西方因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中的行动而对其实施的制裁。

  《金融时报》报道称,协同减产面临很多障碍。在与核计划相关的制裁解除后,伊朗正准备扩大出口。近期,伊朗与沙特的关系出现恶化,双方都参与了在也门和叙利亚的代理人战争。而在叙利亚,俄罗斯与伊朗一道支持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